89文学 > 言情小说 > 黑夜玩家 > 正文卷 095、【到底漏了什么?】
    乌城很少下雪,但是今年下了,下得还挺大。

    这倒是耽误了【瞬步】的学习。

    雪花一片一片飘落,很快就堆满了枝头。

    小树人毕竟是精怪,它也不会觉得冷,反而因为多了这么些“装饰品”,表示很开心。

    偶尔有人下楼路过的时候,它还会故意抖动几下树枝,让树叶上的雪花掉落,想砸到别人身上。

    只可惜,不管是路一白还是林小七,身手都很敏捷,所以调皮的小树人并没有得逞。

    剩下的,就是可怜的夜依依了。

    这不,她刚刚出门扔垃圾的时候,一大堆积雪顺着她的衣领滑了进去,雪花冷冰冰的,顺着她的肌肤下滑,接下来,在某高耸处遇到了阻碍。然后,被她的体温融化。

    导致她穿的洛丽塔的衣服都有些湿了。

    还好,虽然是网购的衣服,但是质量不错,布料很厚实,所以并没有出现传说中的湿/身/诱/惑。

    夜依依被小树人的调皮捣蛋给惹恼了,把酒吧里的音响给关了。

    小树人没有音乐听了,连忙弯下一根树枝,就像是在鞠躬道歉,夜依依这才满意的继续给它听歌。

    答案酒吧的一家三口都把小树人当熊孩子养了。

    今天,是答案酒吧今年营业的最后一天,准备正式放年假了。

    春节就快到了,虽然过年的时候,大部分酒吧还是会照常营业,因为收入可能会比以往还要多,但答案酒吧毕竟不差钱,确切地说,是路老板不差钱。

    夜依依每天都在酒吧里忙前忙后,也该给她放个假了。

    于是乎,在酒吧打烊后,林小七和夜依依开始坐在吧台旁,开始数钱,算起了这段时间的营业额。

    这是一项很有趣的活动,她们可以反复数好几遍。

    倒不是怕数错,而是数钱这件事情,本来就能让人身心愉悦。

    当然,前提是钱得够多。

    否则三两下就数完了,心底里会积淀出化不开的悲伤……

    这年头,大家一般都是用手机支付,付现金的变少了。但是答案酒吧其实收入还不错,一个月下来,现金也能累积不少。

    “呀!怎么两次算出来的净利润都不一样!”

    “是诶!奇怪了诶!差的好多呢!”

    听着两个小妞叽叽喳喳的声音,还有她们那体育老师教的数学,路一白不由笑了笑,感觉这就是生活的滋味。

    他拍了拍两位美少女的肩膀,她们就自动让开身子,让老板来算账。

    说真的,每个月她们都算不对,但就是享受这种当家作主的感觉,以及数钱的乐趣。

    “快过年了,明天天黑了,我们去超市里置办点年货吧。”路老板道。

    “好啊好啊!”一向惫懒的林小七,在购物方面展露出了无尽的积极性。

    春节毕竟是最大的节日,许多年轻人虽然只把它当成了一个简单的假期,但是路一白还是有不少节日情结的,他想好好过一过,至少要有点年味儿。

    这不,等会他还准备组织夜依依和林小七去家门口贴春联来着。

    两位美少女个子都比较高挑,踩到小板凳上,没费多少劲儿就把春联给贴整齐了。

    然后,路一白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堆红色的挂坠,全部挂到了槐树上。

    其实蛮土的,但小树人很喜欢,就当是快过年了,换新衣服了。

    酒吧边上的小巷子里,探出了一个个小脑袋,那是一只只野猫,它们被这边的热闹吸引了。

    深冬的乌城有些冷,一些流浪猫没地方躲,林小七就让它们暂时呆在酒吧旁边。路一白用一些旧衣服给它们搭了临时的窝,然后……把林小黑的猫粮拿出来给它们吃。

    远在康城的黑胖并不知道,它的御用猫粮和猫罐头已经快被吃完了。

    林小七和夜依依蹲下了身子,几只野猫就小跑了过来,在她们脚边打滚儿。

    路一白站在两女的身后,能看到她们因为下蹲而勾勒出的完美弧度,过了一会,路一白问道:

    “小七,小黑能回家过年吗?”

    “应该没问题吧,毕竟陈定根已经来帮忙了,朱二压力应该没那么大了。”林小七道。

    江浙沪地区唯一的一位【卫道者】都已经来了,朱二轻松了许多。

    以他和陈定根的实力,哪怕多来几只寻常的五级妖魔,他俩也一点都不怵。

    朱二应该是林小七强一些,但陈定根是个什么实力,路一白也不清楚,但是无疑,他肯定也比朱二强。

    曾经的天才班一共五个学员,朱二该不会是食物链的底层吧?

    “小黑能回来就好,那我们人就齐了,到时候给你们发红包。”路老板大手一挥,当真是财大器粗啊。

    大过年的,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嘛。

    只是,虽然嘴上说着等小黑回来,一家人就整整齐齐了,可怎么总感觉还是漏了什么?

    到底是漏了什么呢?

    ……

    ……

    魔都,守夜人办事处。

    季德恳坐在小luoli樱柠的办公室里,手指轻轻敲击着龙蛇伞的伞柄。

    “你动作快一点。”他催促道。

    一向温文尔雅,不急不慢的季德恳,居然也有催促人的时候。

    小luoli趴在电脑桌上,不断签着一份又一份文件,抱怨道:“不就是给你放三天年假嘛,组织里为什么要把程序搞得那么繁琐!居然要签辣么多文件!”

    繁琐的程序,气得樱柠凌空蹬了好几下自己的小短腿。

    季德恳作为魔都主事人,的确很重要,但地球并不会缺了他就不转了。

    守夜人也是有假期的,虽然少得可怜。而且职位越高,往往假期越少。

    季德恳,一年最多放三天假。

    他通常会选择在除夕前后放假,毕竟他年纪大了嘛,都不知道他到底活了多久了。老人家对于过年都是比较重视的,哪怕是一个自认为自己还很年轻的老人。

    “ok了!”小luoli把文件递给他道:“签完字,你就好走了。”

    季德恳飞速签字,然后道:“那么这几天,魔都就交给你了。”

    “安啦!你放心吧,我讠……”小luoli话还没说完,眼前的季德恳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的高铁快赶不上了,而且也已经归心似箭了。

    话说,他只买到了站票来着,但是不打紧。

    “离开了那么久,他们应该都很想念我了吧?”季德恳哼着小曲儿,在心中欢快的想道。

    ……

    (ps:第一更。希望大家养成投推荐票的习惯,虽然这本书成绩很好,但我拿到的推荐位并不多,我需要榜单爬高点,多点曝光度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