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宿命长生 > 插科打诨 461. 千机阁
    大篆字体所著,这是《墨经》的经下卷,讲的都是一些力学的东西,例如杠杆轮滑等等,文字居多,中间画了一些简单的图。

    这是很久以前的东西了,久到在丝绸上面写东西的那个年代,李子木也有《墨经》全六卷,不过是纸质版的,他大致浏览了一下,内容相差无几,便放弃了拿走当作收藏的意思。

    不过并不代表别人就没有兴趣了……

    见李子木不要,诸葛应龙便开开心心的将这几卷卷轴全部一锅带走了,竹简太大太重他带不走,卷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番举动毫无意外又被两个女孩子递过来一阵白眼。

    李子木又看了看书架上的其他卷轴,没有一个是关于这伏羲界的,倒也没有太过于失望,意料之中的事情。

    眼睛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床上的丝绸看上去还像是新的一样,上面放置了一个木质的小桌子,这在以前的时候并不奇怪。

    李子木的注意力在那桌子上的一个东西上。

    那是一个金属块,宽五六厘米,厚度也有几厘米,长度大概有二十厘米,一端有一个圆球状的东西。

    这个东西,他曾经见过的,不过是在书上,名字叫做非攻。

    这是一个机关武器,个头比先前诸葛应龙拿的那个大的多了,李子木径直踩在床踏上将它拿了起来。

    重量比同体积的生铁要轻很多,质感很不错,是金属,却没有冷冰冰的感觉。

    据说非攻是由墨子发明,经过历代巨子改造,可以变换成不同种类的武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是啥?”诸葛应龙收拾好了东西背上背包转头看着李子木手中的东西好奇的说道。

    “非攻”

    因为非攻是墨家重要的思想,这武器用非攻来命名,可见其地位。

    金属的侧边有几个圆环,李子木将第一个圆环按了下去,随即手中的金属块就发生了变化。

    金属的底部突然又突出来了一部分,形成了一个柱体结构的握把,金属块分成两部分往两边分开,又再次折叠了两次形成了一个长t形结构。

    “蹬!”

    随着里头各种齿轮的转动,顶部突然伸出来一把明晃晃的剑,在电筒光的照射下亮的人眼睛一花,剑身上刻着两个字。

    非攻。

    “我靠,这么炫酷?!”诸葛应龙瞪大眼睛说道,几个人都诧异的看着李子木手中的这个东西先前到现在的变化。

    整个过程不过短短几秒的时间,原本正正方方的金属块,就突然变成了一把明晃晃的宝剑,和变戏法一样……

    剑身原本在这金属块里,由两段拼接成的,剑柄也是从里面伸出来的,整个剑比一般的三尺长剑要大一些,长一点儿,有种机械的霸气感,李子木毫不怀疑它的牢固性。

    “好神奇!”蚩灵也睁大说道,这个礼盒一样的东西竟然可以快速的变成一柄剑,单是想想就知道有多复杂了。

    感觉有点鸡肋……

    此时李子木的想法就是这样的,这剑也说不上太好,不过和诸葛应龙手上的凌虚剑一样的级别,而且从初始状态变成一把剑,需要十几秒的时间。

    这时间,对于两个高手过招来说,足以交手好多个回合了,谁会等你把剑变好了才开打?

    看来这个代表着墨家非攻的机关器械,也不过如此罢了,更像是小孩子玩儿的玩具而已……

    轻轻按下剑柄底端的按钮,非攻剑身又再次变成了两段缩进了金属块里头,两边折叠下去的部分又再一次伸展回来,剑柄也缩了回去,变成了一开始见到的样子。

    将非攻扔给了一旁的诸葛应龙,李子木又看了看其他的地方,确定没有哪里藏着有地图之后,才转身出了这寝卧。

    “哦哟,原来还可以变成爪子诶!老大你看……”

    “哦哟,这是啥,盾牌吗?哈哈哈好炫酷的盾牌哟……”

    “卧槽,十字弩诶,这就正常多了嘛……”

    一路上,只有诸葛应龙走在最后面喋喋不休的摆弄着他手上的非攻,一会儿变成剑的形态,一会儿变成十字弩的形态,一会儿又变成盾牌的形态,玩儿得不亦乐乎。

    “拜托你能不能像我一样成熟一点啊……”蚩灵转过头看着喋喋不休的诸葛应龙气鼓鼓的说道,她真是有点儿受不了这家伙耍宝的样子。

    两个人一路上叽叽喳喳的,打破了这原本安静的伏羲界,李子木从巨子居开始转头向西边走,那边正是阳眼的所在地。

    “有没有感觉到越来越压抑了?”

    李子木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说道,旁边则是跟他走在一起的布丁,蚩灵和诸葛应龙在后面斗嘴丝毫没有感觉,李子木却是感觉到了。

    越往西边走,这种压抑的感觉越来越重了,仿佛西边有一个深渊巨兽,强大的气场将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压抑了一些。

    “嗯”

    布丁点点头,保持着和李子木一样的速度往前面走着,绕过了四个房屋,便来到了一个大型建筑的面前。

    大是真的大,旁边的屋舍和它比起来就像是大人和小孩的区别,不过并不高,至少没有百家里的那座阴塔那么高,矮了一点点。

    不过面积还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原本阴塔外面有个广场,这里没有广场,整个就是一个大的阁楼。

    “千机阁?好霸气的名字啊,一看就很神秘……”

    诸葛应龙仰头看着上面巨大的牌匾说道,这阁楼,很庞大,但是却只有一层,如同一只巨兽匍匐在这里。

    那种压抑的感觉,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李子木十分的确定。

    千机阁。

    这机,该不会是机关的机吧?

    李子木停顿了一下,便抬起脚往石阶上迈。

    台基很高,得有五米左右的高度,往上修了二三十阶台阶,整个阁楼就是中规中矩的古代建筑风格,红墙黑瓦,红色的大门和窗户紧闭着,看不见里面的模样。

    “铁的?”

    诸葛应龙摸了摸这墙好奇的问道,这外面的红色漆有一点点已经掉了,露出了里面黑黝黝的墙壁,却不是砖,也不是石头,而是金属?

    “灌了铁汁的墙”

    李子木想了想说道,应该是砖墙,不过灌了铁汁,增加建筑整体的稳定性和耐久性。

    这千机阁,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