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天行战记 > 正文卷 第四十章 良材美玉
    有鉴于此,夏北只能道:“加入公会的事情,恐怕要再过一段时间。”

    “哦?”牛小同有些惊讶。

    夏北身为预备队员,加入长大公会是最基本的职责。况且,既然已经是一个队的同伴了,那他就算不执行任务,也起码要和大家打个照面啊。

    这么自己玩自己的算怎么回事?

    “这个……”夏北有些解释道,“我的化身身份比较特殊,而且最近比较忙……这些我都跟钱教练说过了,他也同意的。”

    “哦,这样啊。”牛小同点了点头。

    在天行世界里,不愿意暴露自己化身身份的玩家并不少见。而这些人加入公会的时候,通常都只选择跟自己现实中没有交集的公会。这样一来,大家知道他的天行身份,却不知道他的现实身份,就无法知道他是谁。

    但像长大战队或者职业俱乐部这种地方,隐藏身份的想法就不现实了。

    毕竟大家都知道现实世界里你是谁。而一旦你的天行人物加入俱乐部或公会,自然两者就结合起来了,保不住秘密的。

    因此对于夏北的选择,牛小同还是能够理解。

    况且就连主教练都同意的事情,他还有什么意见?

    “那好吧,难怪你跟我通讯也是用本貌呢,”牛小同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一会儿我跟他们说说好了……”

    说着,他一脸牙疼地道:“至于裴仙那边,我抽空跟那小子聊聊去。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哪根筋不对了……我知道他最近因为副本的事情有些烦躁。可这跟夏哥你没关系啊……”

    “谢谢。”夏北微微一笑。

    相较于瀚大,长大战队的这些队员之间相处更融洽,更团结。就像此刻的牛小同。他是真心在为自己和裴仙操心,生怕出现什么冲突影响了战队的和谐氛围。

    而若是换成别的勾心斗角的队伍,恐怕他早就站在旁边幸灾乐祸看笑话了,恨不得别人把狗脑子打出来。

    想了想,夏北道:“如果是因为副本的话,其实我倒是有办法。”

    “啊?”牛小同惊讶地看着夏北。

    “刚才因为裴仙……我就没说,”夏北又摸摸鼻子,道:“不过我想了想,还是不跟一个小屁孩一般见识了。”

    “对对,”牛小同飞快地附和道,“那家伙还没我大呢,就是个小屁孩。夏哥您要真跟他计较,以你的力气,一拳头就能揍趴他十个!”

    “得得,别拍马屁了,”夏北笑着道:“你帮我跟队长说说,明天我给他一份攻略。多模拟几次,一把钥匙过应该没问题。”

    “真的?”牛小同惊喜地问道。

    “真的。”夏北点了点头,脑子一转,补充道:“我之所以能进校队,就是因为我知道很多副本攻略。倒不是因为我的化身实力多厉害。”

    这算是先为自己是新人这件事打个埋伏了。

    “那太好了,”牛小同兴奋地道,“我这就跟队长说去。免得他把钥匙用了。”

    说着,他急匆匆地离开了。

    看着牛小同的通讯画面化作一个隐没的光团消失,夏北笑了笑,也退出了聊天。

    不过,经牛小同这么一打岔,他也暂时放弃了去圣殿看看的念头。

    夏北走到通往“凡界”的大门前,推开门,走了出去。

    一出门,夏北整个人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举着悬浮起来,飞入漆黑的虚空中。

    这时候化身的影子从四面八方叠加而来,同时,虚空四周也浮现了变幻的景物画面。

    等到夏北落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完成了和化身的融合,出现在了之前离开的房间里。

    夏北转头看了看,发现浸泡药水的那个大木桶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撤走了,房间显然打扫过,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阳光穿过窗棂透进来,微尘游动。

    这一刻的房间特别安静。就仿佛凝固在了时光中一般。

    夏北四处走动了一下,又低头看看身体。之前练功时身上的伤,已经全好了,曾经血淋淋的拳头现在连一点受伤的痕迹也没留下。

    而身体中,那如同小老鼠一般游走的源力,也壮大了许多,只需要意念轻轻一动,它就出现在想让它出现的地方。

    夏北能清晰地感受到这其中蕴藏着的力量,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一般。而打开人物面板,飞速浏览了一下,发现源力竟是从20点,直接增长到了65点。

    夏北在心头暗自计算:“我的基本源力是20点,达到锻体第一层之后,增加了30点,一共就是50点。而剩下的15点,就分别来自古正给我服下的那颗正源补气丹,和葛伯放在浴桶里的那颗金阳固体丹了。”

    “两颗丹药,现在已经全部吸收,总共提升了15点源力。这个幅度,实在惊人啊。几乎是提升一层境界所获得的源力的一半了。”

    想到这里,夏北不禁感叹,果然投胎投得好,起点会高很多。

    这就是资源的作用。

    若是一个出身在普通家庭的玩家,同样达到源力初生的境界,源力就只有50点。只有等他修炼到第二层,达到源力入皮的阶段,源力才能达到80点。

    这也就意味着,在大家都同样是锻体第一层的情况下,普通玩家和自己比起来,已然落后了半个层次。

    而这还只是开始阶段。

    越往后走,资源所发挥的作用也就越大,差距也就越大。

    夏北神识回到化身中,夏北打开门,走了出去。

    “二少爷,”门外,葛伯正恭谨地等候着,一看见夏北,就道,“刚才古正先生派人传信来,说季大师过会儿会亲自过来。”

    “哦?”夏北惊讶地问道,“不是他说三天之后才来吗?”

    “应该是听说少爷你一天就突破到锻体一层了吧,过来看看究竟是真是假,”葛伯笑着道,“这是存着考校的意思了。”

    “考校?考就考好了,”夏北说着,脑子陡然一抽,问道:“不知道那个姑娘这次来不来……”

    话一脱口,夏北脸上就是一黑。倒是葛伯对自家少爷的德行见怪不怪了,只是扭开头去,权当什么也没听到。

    趁着还有一点时间,夏北和葛伯到了练功场。

    朝着练功桩又来了一套拳打脚踢肩撞背靠,夏北深刻地感受到自己已经与以前不一样了。

    随着生源锻体决的催动,已然形成了主动意识的源力,游走在拳脚身体之间,就如同在接触练功桩的皮肉之上,附着了一道层坚韧结实的保护膜。

    不但打起来几乎没有什么疼痛感,甚至源力还随着反震之力,沁入皮肤,使得皮肤变得愈加强韧。

    一套动作打完,夏北有一种浑身通泰的感觉。

    “少爷,”等到夏北收工,葛伯上前道,“季大师已经来了。”

    夏北扭头看去,只见季大师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不远处。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古正和那个少女。

    迎着夏北的目光,古正温和一笑,点了点头。

    而那少女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不过眼神中,除了鄙夷恼怒之外,更多了几分好奇。

    更好奇的是季大师。

    见夏北停下,他二话不说快步走了上来,不等夏北见礼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凝神间一道源力送进了夏北体内。

    片刻之后,他眼睛微微睁大,用一种几近惊诧的目光看着夏北。

    “真是锻体一层?!”

    其实,季大师早就从古正那里听说了夏北身上的变化,刚才夏北打练功桩的时候,他仔细旁观,就已然看出了游走于他身上的源力。

    可他还是亲自探查了一番。

    原因,就因为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身为长河门的长老,季大师这辈子不知道见过多少天才。

    可像夏北这样,能够只看古正一次示范就学会功法动作,只用了几个小时时间就踏入锻体第一层的,他还从来没见过。

    这样的资质,不仅是天才。

    简直就是妖孽了!

    “季师好。”待季大师放开自己,夏北恭敬行礼道。

    “嗯。”季大师的脸色,难得地显露出一丝温和,点点头,对夏北道,“风辰,你既然有这样的天赋,以前为什么不修炼?”

    “小子以前性情乖张,品行顽劣,”夏北毫不犹豫地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现在想来,异常惭愧。简直无地自容。”

    季大师一愣。

    这小子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身为良师,最喜欢的就是天资超凡的良材美玉,那种亲手雕琢成器的成就感,甚至远比自己提升一个境界更让人满足。

    要是这块良材美玉,以前还是顽劣不堪,却在自己的教导下浪子回头,那就更让人满足了。

    而风辰这个人是谁?

    那是风家出了名的混世魔王,败家纨绔。

    这种人大多都是桀骜不驯屡教不改,根本让人不敢有一丝指望的那种。

    可如今,他却说出这般自省的话来……

    不管是真的假的,首先这态度就让人欣慰。

    况且季大师自问,自己对这风辰来说不过是临时指导罢了,连师生之名都有待商榷,更何况,自己除了督导他完成他以前最为厌恶的修炼,别的什么好处都给不了他。

    相较于自己,他的父亲母亲,倒是更值得他巴结讨好。

    因此,他实在没必要在自己面前作假。

    想到这里,季大师点点头,伸手拍了拍夏北的肩膀,语气慈和地道:“既然如此,那我希望你从今日起能用心改过,勤勉奋进,把失去的一切都补回来。哪怕你修炼起步时间比别人晚了些,以你的资质,未必不能迎头赶上。”

    说着,他忽然心头一动,问道:“你想加入长河门吗?”

    “想!”夏北回答得干脆利落。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