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玄幻小说 > 无敌真寂寞 > 正文卷 第0279章 被吓住了(第四更)
    宗门。

    林凡从虚空出现,落了下来,却是发现周围的情况有些不对劲。

    老黑左右看着,倒是对这炎华宗好奇的很,而青蛙也是如此,毕竟都被关了那么久,第一次看到如此之多的人,倒是有些好奇。

    “师弟,你们怎么了?”林凡看到那些弟子,好像有什么话要跟自己说,但是却又欲言又止。

    一名弟子上前,小声道:“师兄,天宗殿的人来了,要找你麻烦?”

    “天宗殿?”林凡自然知道这天宗殿是什么性质的组织,“他们找我干什么?”

    弟子,“象神宗去天宗殿状告师兄,原本已经停战,但是师兄一锅砸死了他们弟子,所以就为此事,来讨要个说法。”

    大大的黑人问号。

    “什么?什么东西啊,这象神宗有病吧。”他就有些不懂了,砸都砸了,还去状告自己,这可真是够有意思的。

    弟子,“师兄,你要小心啊,这象神宗来了位长老,从开始到现在,就一直在大呼小叫,长老们都在里面呢。”

    林凡点了点头,“我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大殿内。

    “天须,你徒儿回来了。”迦叶起身道,随后看向天宗殿执法者,“回来了,必须立刻审问,为我宗那些死去的弟子讨回公道啊。”

    天宗殿执法者,“天须长老,如今你徒儿回来了,刚好也询问一番。”

    天须心中无奈,这徒儿什么时候回来不好,非要现在回来,这天宗殿不好惹,尤其是象神宗这等宗门,死不要脸,有靠山罩着,就感觉无法无天。

    如今这迦叶一个小小的长老,竟敢如此放肆,按理早就镇压。

    这时,林凡从外面走来,迦叶长老上前抓着林凡的肩膀,“就是你……”

    “什么玩意。”林凡直接将这迦叶长老拍开,虽然没用力,但也是让这迦叶长老够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勉强吐出一口血。

    “执法者,你看看,这是无法无天啊,动手打人了。”迦叶长老也就天罡境三重,此时,也是嘶吼着,如同癞皮狗似的,哭天喊地着。

    天须,火融两人,都不怎么想理睬这迦叶。

    象神宗派一个迦叶过来,恐怕也是来恶心他们炎华宗的。

    林凡来到天须面前,“参见老师。”

    天须点头,“回来就好,象神宗去天宗殿状告你,停战斩杀他们的弟子,你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坐下来,让执法者问你一些问题。”

    “哦。”林凡一屁股坐在天须旁边,拿起茶几上的水果,一口咬了下去,嘎嘣脆,咬的很香脆,“请问吧。”

    天宗殿执法者,打量着林凡,“象神宗与泰坦宗停战时,你是否砸死一群象神宗弟子?”

    “砸死?”林凡一愣,随后赶紧将口中的水果吞咽下去,“没停战时,砸死不少,但是停战后,没砸过,这是诬陷。”

    “你说谎。”迦叶红着脸,“你这是说谎,明明已经停战,你却用你那黑不溜秋的锅,将我宗数千弟子,无缘无故的砸死,那可是数千无辜的弟子啊,你怎么能下得了这么狠的心。”

    “闭嘴,炎华宗大殿,岂能容你撒野,再喊一句,必要你命,不信你试一试。”林凡面色一凝,冷视迦叶。

    迦叶长老听到这番话,差点吐血,先前被天须威胁,如同又被他的徒儿威胁,他身为象神宗长老,怎么能受如此屈辱。

    张开嘴,刚想喊一声的时候,但又想了想,一甩衣袖,抱拳道:“执法者,还请你为我宗那些弟子讨回公道啊。”

    随后一句话不说,坐在那里,目光愤慨的盯着林凡。

    天宗殿执法者点头,“林凡,象神宗有人说你杀了。”

    林凡噗嗤一声笑了,“执法者,象神宗说什么就什么,要是我说象神宗的人上了老母猪,你信不信,毕竟我也是亲眼所见。”

    “你……”迦叶听闻,气的浑身发颤,连话都说不出口了,他没想到炎华宗的峰主,竟然如此粗鲁。

    “咳咳,注意言辞。”火融轻咳一声,提醒道。

    天宗殿执法者如今也头疼的很,此事原本不是事情,或者说根本不值得前来,但是象神宗来都来了,也不好不接受。

    他们天宗殿就是处理这些事情,尤其对于一些事情上,他们也会阻止,不过对于一些超级大宗,他们天宗殿就如虚设一般,不值一提。

    毕竟,天宗殿里可不仅仅只有一个人说了算。

    “如果是说这件事情,我是没干的,记住,我是炎华宗无敌峰峰主,不是谁都能诬陷的,如果谁诬陷了,是要付出代价的,象神宗,你们想好了再说。”林凡看向迦叶说道。

    迦叶看着对方的眼神,急忙道:“执法者你看,他威胁我,他用眼神威胁我。”

    林凡倒是没想到,这象神宗竟然如此死不要脸,真是恨啊,早知道就算是停战,也该追上去,将象神宗那些弟子,砸的稀巴烂。

    只是当时,心有懒惰,懒的跑了。

    “我相信我徒儿所说的话,当时老夫投影过去,也没看到我徒儿斩杀那些象神宗弟子。”天须开口道。

    “如果谁在诬陷,那便是诬陷老夫,老夫不会就此罢手。”

    火融身为宗门的公正代表,那也只是在宗门而已,对于外面来敌,那是没有公正可言的。

    “嗯,我也在场,的确没有这件事情发生,所以还请迦叶长老调查清楚了,再来我炎华宗。”

    迦叶长老没想到炎华宗竟然死不承认,不由起身,“你们这是不敢承认啊。”

    天须摇头,“我徒儿都没干,这如何让我承认?”

    火融,“我宗无敌峰峰主林凡,身怀正义,敢作敢当,如果真有,绝对不会不承认,但如今是子虚乌有,那是绝对不能承认的。”

    林凡点头,“没错,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们象神宗那些弟子太弱,我岂会对他们动手。”

    对于迦叶来说,他可以对天发誓,此人的确是动手了。

    “老师,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回山峰了,这耗在这里,完全就是浪费弟子的时间。”林凡懒的理这些事情。

    至于这象神宗迦叶,他自然没有放在心上,没事找事,杀了都杀了,竟然还找上门来了。

    就在这时,天宗殿执法者起身,“无妨,我来探查一下。”

    迦叶眼前一亮,兴奋道。

    “对啊,执法者身怀探查神通,可以感受你所杀之人,你可敢给执法者检查。”

    天须与火融眉头一凝,倒是感觉有些棘手。

    徒儿斩杀那些象神宗弟子,并没有任何事情,但是这天宗殿参与其中,就有些麻烦了。

    如果真有什么处罚,就算不服从,也不行,因为这是规矩。

    此时,林凡看向天须,“老师,徒儿有件事情需要禀告,最近天神教活跃异常,徒儿刚去灭了第八区总部,宗门弟子最近一段时间,最好不要出去,以防遇到天神教,遭遇不测。”

    “哦,是吗?竟然如此严重,如果真是这样,那单独离宗,可就真的危险了。”天须蹙眉道。

    “的确,如今这外面乱的很。”林凡感叹道。

    站在那里的执法者,此时心里咯吱一下,总感觉这两人所说的话,所蕴含的意思,有些那个啊……

    “你们炎华宗内忧外患,还有闲情坐在这里。”迦叶长老倒是没听出这话中的意思,倒是有些幸灾乐祸。

    林凡没有理睬这迦叶长老,而是看向执法者,“执法者,还请前来查看一下,我林凡这人,报仇不隔夜,报恩哪怕万年,也铭记在心,请。”

    执法者吞咽着口水,随后笑道,“好。”

    随后一手搭在林凡的减半上,一股奇妙的气息直接传入其中。

    在执法者的脑海中,出现了各种抽象的图案。

    不过,顿时,一股滔天杀意浮现出来,直接形成杀意世界,感知一下,就感觉身心颤抖了起来。

    执法者的额头,陡然有汗珠滚落下来,面色逐渐浮现微白。

    对于执法者来说,如此恐怖的杀意,这到底是杀了多少人啊,不计其数,真的不计其数啊

    手掌离开林凡的肩膀。

    执法者深吸一口气,松缓了一下心态,苍白的面色,也逐渐恢复过来。

    迦叶迫不及待,“执法者,如何?他是不是杀了那些无辜的弟子。”

    “哼。”就在这时,执法者冷哼一声,“迦叶长老,我希望你不要拿我们开玩笑,此事完全就是子虚乌有,炎华宗无敌峰林峰主,何时干过这等事情。”

    “不可能,他干了。”迦叶长老嘶吼着。

    林凡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你们象神宗派你前来,不就是想要点赔偿吗?记住了,这是我炎华宗秉着人道主义,对你们象神宗的一种安慰,接着。”

    一道光芒闪烁。

    迦叶张开手,当看到这光芒里面的东西时,却是愣住了。

    “你敢辱我?”

    林凡眉头一皱,“你们象神宗是什么意思?莫非是不将我炎华宗放在眼中不成?我身为无敌峰峰主,给予一枚人阶下品丹药给你们象神宗,有何不可,你可知道我们宗门,一名弟子,为了一枚人阶下品丹药,需要努力多久吗?”

    “算了,多说无益。”

    执法者抱拳,“林峰主,打扰了。”

    林凡上前,拍着执法者的手,“倒是让执法者白跑一趟了。”

    不动声色,几枚玄阶上品丹药入手。

    执法者心情大悦,笑着点头,默默收下。

    ps:真是累的够呛了,从中午一点钟,一直坐到现在,屁股都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