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其他小说 > 二次元马甲系统 > 不正常的都市 第十五章 书写保证忏悔,途遇夫人开黑
    蜀地。

    林动走在一会议厅里,下面之人分别是青城教祖李静虚,峨眉剑派醉道人,苦行头陀弟子笑和尚,晓月禅师,余者更有广慧师太,余英男,以及其他剑仙,皆是俘虏,自齐灵云将乌凤草送来,林动调理成药,已然让他们痊愈。

    剩余的乌凤草便种植在庭院之中。

    此次会议,旨在于对下面的人思想改造,并且让他们写上悔过书,保证书,该蹲监的蹲监,该释放的释放,如果执意不写的,那就只能先看押起来了。

    “开会之前,先给你们讲一个小案例。”

    林动敲击桌子,看着下面之人,说道:“这案例发生在贵阳,是我们一个地下工作者的亲身经历,夜间我一地下工作者睡在破庙,忽有人前来指点,说这破庙风水不对,中庭树木夜间必倒,要在庙中,应该住在东南角才可免灾。”

    “果不其然,夜间大树倾倒,砸塌寺庙,唯有东南一角尚且完好,我方之人询问对方,适知此人是一异人,素有小道,要去投胡奴,协助胡奴共守贵阳。”

    下面李静虚,笑和尚,晓月禅师等人默然无语,一听此言,就知道是有人看出林动正在逆天行事,故此到胡奴那边顺天而行,累积外功。

    “问题就在这里。”

    林动含笑看向下面,说道:“既然你们都能前知,岂能不知胡奴必败,这人投靠到了胡奴那里之后,当天深夜,贵阳四门大开,我等义军进城,将红旗插在贵阳楼上,起义军清算到了胡奴府邸前,这人才刚刚睡醒,你说,你们的天机天数能不能算数?”

    贵阳城里面有周云从一家协助,里应外合,顺利解放,现在正在清算之前犯下罪孽之人,胡奴地主,而后就是一片湛湛青天。

    下面之人闻言,默默无语,有些掐指推算,只是身在蜀地,一切都无从推算出来。

    “以人力胜过天数,也是偶有发生。”

    李静虚在下说道:“只是此等事情,不过是长河之中的一点浪花,偶有偏差,在最终这长河依旧是汇入大海,此不能改。”

    言下之意,李静虚依旧是认为林动的事情毫无任何意义,胜利依旧是在天数那里,在胡奴那里。

    “逆天行事,纵然是你集百万大军,围上一万之众,也终究不过是第二王莽,难伤真龙。”

    李静虚又说道。

    王莽可以说是一个穿越失败的例子,当初王莽军力方面完胜刘秀,结果却被陨石和暴雨给误了,从此之后刘秀一路崛起,势不可挡。

    “胡奴如何能和光武相提并论?”

    林动轻蔑说道:“地动山摇,天有陨石,骤然大雨,此等天象天机皆是阴阳二气对碰而生,今我义军所过,阴阳一平,和风恰融,断无天地之灾害,所有者仅为人祸而已,此等小道,更难一提。”

    像这等自然灾害想要侵害林动,阻止起义,绝不可能。

    “自儒释道三教传下,大伪日增,儒家本是明体达用,却沦落成为统治阶层之工具,要么背诵文章,要么谈天说地,直至今日,已经百无一用,佛家本该无生无灭,却出现了诸位和尚打机锋,说些风动心动的屁话,让人布施供养,做个六根清净,而对于道家,本该清净冲虚,现在各个炼丹熬药,刻画符篆,真正有了你们这些真人,济世救人,也是出于一时心气,于民和益?”

    林动毫不避讳说道:“正因如此,才要将你们三家一并除去,我们的主旨,就是要破除你们这些旧东西,你们看到的天数,看到的命数,最终都是空无,最终只是一个纸老虎,你们在这好好想想,你们和那投向贵阳的异人有何差别,你们看到的天数和那人又有什么分别,想想你们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还是要站在人民的队伍中。”

    对于这些人,林动再次敲打,而后点明表扬了广慧师太和余英男,能够及时的从封建队伍里面抽身而退,站立在人民的队伍中。

    “如果你林动真能逆天反道,占领京城,驱除胡奴,光复神州,我李静虚从今以后就为你持马扬鞭!”

    李静虚在下大声说道。

    “一言为定。”

    林动看下李静虚,含笑说道。

    李静虚拿过悔过书,保证书,在上面写出悔过,保证,更是在这里面写上了对林动的这句话,放下这书信之后,李静虚便觉得周身真元再次能够运用,自身已经恢复往常,给林动一句告辞,遁光离开。

    有保证书在,李静虚今后不管明面暗处,皆不能和林动这边为难,除非林动遭劫死去。

    笑和尚,醉道人这些见到李静虚都写了,纷纷也都写上,毕竟齐漱溟给他们的信,便是让他们配合林动,留待有用之身,等到林动扫尽妖人,遭劫而去,便是他们起身的时候。

    晓月禅师见状,也是跟着在上面写字签名,而后再无脸还在蜀地,遁光离去。

    林动看这悔过书,保证书,命齐金蝉率领着青年团员将这些东西都在蜀地张贴。

    自从慈云寺一战之后,蜀地这边工作推进很快,林动打破了原本土地仅属于个人的僵局,而是将土地推平,属于集体,给予器械,省去原本农具,加大了效率,种地之后,更是能够发动群众,修建水利道路,如此民力也不浪费,蜀地这边日新月异。

    这一日,林动带着李英琼,两个人化作流光,向着湖南飞去。

    周轻云之前接到师傅餐霞大师的传讯,已经早些到了湖南,此次林动和李英琼前来,不仅是为了这边正邪斗剑,更是为了领导一件大事。

    临近湖南之时,突然有一道剑光横向飞来,林动和李英琼两个人按住身形,在面前云端之处立了一个道姑美妇,娴静秀美,颇具母性,行动间皆有正气,拦住了林动和李英琼之后,伸手施礼。

    “道友,有礼了。”

    这美妇说道:“我是乾坤正气妙一夫人荀兰因,外子齐漱溟,今在地上见到天空之中,剑光隐约似吾家之物,特上来查看,这位姑娘手中紫郢,乃是我家峨眉至宝,被长眉真人留在莽苍山,敢问这姑娘可是在莽苍山中取出的?”

    荀兰因是齐漱溟的表妹,两家当时为了结亲也废了不少力气,而后合家修仙,因为齐漱溟和荀兰因皆非童身,两个人更是经历了转劫重修,才有此时功果,齐灵云,齐霞儿,皆是荀兰因,齐漱溟前世儿女,而齐金蝉更是前前前前世……

    “正是紫郢。”

    李英琼回道:“是我和林哥在莽苍山内所得,所得不易,若要由你,绝对不行!”

    “姑娘误会了。”

    荀兰因看李英琼眉目俊秀,甚有仙骨,含笑说道:“紫郢剑唯有缘人才能取之,若是无缘,必有横祸,姑娘既然能运用自如,便是予以也是可行,只要用此剑斩妖除魔,便是不违此剑真意,我听女儿灵云提起过,得剑之人,唤作李英琼,而你所说的林哥,想来便是蜀地的林书记林动了。”

    说至此时,荀兰因才看向林动,仔一打量,只觉眼前林动如一轮初升红日,眼前看时,林动神光还算内敛,只是个人身上,自有要革天换地的无畏气质。

    “原来是妙一夫人。”

    林动拱手,说道:“久仰大名。”

    齐漱溟修道,散尽家财,撇下儿子为老齐家留有血脉,带着妻子荀兰因,女儿齐灵云前往峨眉修道,而后一次转劫,更得长眉真人青睐,将峨眉掌教的位置予以他,在修仙界,也算是一桩佳话。

    荀兰因也因齐漱溟而成名,广为人知。

    “一介女流,有何大名,林书记过了。”

    荀兰因说道。

    “夫人和妙一真人订婚如高阳房遗爱,订约如同中宗韦后,修道之后互相扶持,又如同是梁成帝夫妇,岂不让天下之人皆为羡慕?”

    林动说道。

    说这番话,算是让他心情爽了。

    荀兰因眉目盈盈,修道百年,皆在深山,若说调理真元,天下名草,荀兰因如数家珍,若说这过去历史,便要让她好好想想,除却高阳和房遗爱略耳熟,其余两人都未曾听过。

    纵是如此,荀兰因还是表示过誉了。

    高阳房遗爱,唐朝时期有名的夫妇,高阳在房内出轨,房遗爱在外听。

    中宗韦后,也是唐朝,唐中宗和韦后有约定,【唯汝所欲,不加禁止】,后来掌权之后,韦后就拿这句话当令箭,每天玩小鲜肉。

    至于梁成帝和皇后,两个人更是出名的各玩各的。

    林动说这句话,就相当于说你好比马蓉,李小璐。

    过分吗?过分。

    但是想想齐漱溟先黑自己老婆,林动这黑也不算什么。

    “书记此去湖南,可是要斩除妖魔?”

    荀兰因看林动和李英琼,说道:“湖南戴家场,妖魔聚集,更因万妙仙姑许飞娘,毒龙尊者两人投了胡奴,手握大权,更是肆无忌惮,现正率兵而来,如果不除去这两人,难免让天下魔道大昌。”

    “正要斩妖除魔!”

    林动含笑说道:“夫人若是有心,不如一同前往。”

    妙一夫人心里一衬,脸上含笑,说道:“固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