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 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 今晚注定无眠!
    第四百五十章 今晚注定无眠!

    董心怡为何会突然将唐欢推出来?

    当炮灰?

    成心利用他?

    好让自己规避所有风险,站在幕后坐享其成?

    董心怡的确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可爱的小女生。可她也没进化成如此腹黑的女强人。

    她之所以带唐欢进京。甚至安排他单独约见刘先生。倒不是她的个人决定,而是她极为尊重敬畏的秦老师拍板的。

    董心怡再欣赏唐欢,也毕竟只是在几次小事儿上见识到了唐欢的能力。

    一个才思敏捷,有想法,也有胆魄的年轻人。身上有些父亲的气质。可毕竟只是一个年仅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

    哪怕自己身居高位,也依旧不敢轻易和白庆阳拍板。他唐欢有什么资格?拿着自己的尚方宝剑?

    可自己赐予的尚方宝剑,在白庆阳面前,应该也没什么杀伤力吧?

    如果这件事仅仅是董心怡一个人做主,他是不可能让唐欢来独自面对的。那太坑人了。也会遭到姐姐的不满。

    可秦老师却告诉了她。唐欢,不是池中物。你今天给了他历练的机会。将来,他会给你想象不到的回报。

    “而且。就算是你亲自来处理这件事,也未必比他处理的更好。”秦老师意意味深长地说道。

    自打唐欢离开酒店之后,董心怡便一直在酒店等候消息。她心中十分不安。一方面是担心唐欢,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尽快与白家终止合作。

    对她来说,白家就像一个吸血鬼,每年都在压榨着董家的资产。这个合作不终止,董心怡就始终被束缚着,甚至被于家掣肘。

    这不是董心怡所盼望的局面。所以哪怕是要和白家决裂,她也在所不惜。

    两个钟头之后,唐欢终于回来了。

    可唐欢带回来的结果,董心怡非但不满意,还有些不安。

    “你真的和对方这么说的?”董心怡不可思议地望向唐欢。“不给钱,就上他们家里搬东西?”

    “嗯。”唐欢重重点头。“谈判嘛,当然要放狠话。”

    “也就是说,你只是吓唬他们?”董心怡放松了一些。

    谈判的确可以虚张声势,但有话说得,有些事儿,却是做不得的。

    “当然不是吓唬。”唐欢撇嘴道。“欠债不还,简直是目无王法!白庆阳不肯还钱,我绝对会开一辆货车去他们家里搬东西!什么值钱搬什么!让他们颜面尽失!”

    董心怡哭笑不得,好后悔听秦老师的安排,让唐欢这种闯祸精去谈判。

    真要去搬东西,那她和白庆阳岂止是决裂?简直就是结下了深仇大恨!

    这里,就得责怪一下大老板董清卿了。

    唐欢什么为人,她作为大老板能不知道?

    她该言简意赅地描述一下,唐欢就是个恶霸,就是个丧心病狂地破坏之王!为达目的,何止不择手段?根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对此,董清卿深有感悟。也为此提心吊胆了好长一段时间!

    董心怡喝了半杯白开水,表情却说不出的古怪:“那你知不知道,白庆阳在华夏商界究竟有多么崇高的地位?”

    “越崇高越好。”唐欢咧嘴一笑,故作神秘道。“像他们这种上流社会的人物,是极爱面子的。我就是个光棍,也没什么形象所言。到时候我开货车过去,谁会在意我?只会嘲笑他白庆阳欠债不还,惹出笑话来了吧?”

    听起来——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只是这所谓的道理,也只是理论存在。

    古往今来,有几个光脚的,真敢去得罪锦衣玉食的大佬?又有几个,能有好下场?

    唐欢这么做,就算让白庆阳有所忌惮,甚至脸面无光。可后果呢?他会遭受白庆阳何等报复?

    就连董心怡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三天后的夜里,唐欢开着十个轮胎的巨大货车,前去白家讨债。白庆阳面如死灰,所有大佬在家里听现场直播,看笑话——白庆阳如何自处?唐欢,又如何自处?

    作为将唐欢带来京城的董心怡,又如何自处?

    秦老师啊秦老师,你万万没想到,唐欢会这么丧心病狂吧?你更加没想到,他会完全不按逻辑出牌吧?

    二人在极为诡异的气氛之下吃过午餐,董心怡头疼欲裂地去午休了。而欢哥,却精神抖擞地看了一下午的电视。

    董心怡没过分劝说。

    反正还有两天半时间,说多了,她怕唐欢不高兴。

    毕竟,此事本就是她恳求唐欢来办的。如今办到一半,她又打退堂鼓。岂非让人寒心。

    可不说——

    唐欢的一言一行,可都是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她。

    闯大祸了,也注定由来承担。

    唐欢根本承担不起!

    很头疼啊。很纠结啊!

    就连在梦中,董心怡都在合计,若是父亲面对此事,又会如何抉择?

    忽然之间,她很想念父亲。比往常更加的思念——

    三天时间眨眼便过。

    董心怡被折磨得都清瘦了些许。

    而白家,也由始至终没有任何谈判的消息。

    也就是说——白家似乎放弃与董家谈判了。就两个亿,爱要不要。

    “三天期限已经到了。”唐欢吃过晚餐,冲董心怡咧嘴一笑。“董小姐,我要去干活了。”

    董心怡张了张嘴,眼中满是担忧之色:“那你——路上小心。”

    终于,她还是没有阻止唐欢。

    男人嘛。言必行,行必果。

    唐欢已经开了这个口,若是三天之后没有任何动静。岂非被白家笑话?往后她再要追债,难度也会无形之中增加。

    也许唐欢今晚会制造出轰动四九城的热闹。甚至给她董心怡带来想象不到的麻烦。

    可是,她只能认了。

    就算心里再不情愿,她也没有其他选择。

    而更要命的是,这两天她始终联系不到秦老师。想听听她的建议,都找不着人。

    唐欢点头,拎着外套,叼着香烟便出门了。

    酒店门口,一辆与五星级酒店气质丝毫不相符的大货车正等着欢哥呢。

    今晚,注定无眠…

    很多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