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历史小说 > 被玩坏的全面战争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凶恶民风
    一阵五颜六色的大军开来,两侧匈人如同潮水一般护卫着中间的步兵,步兵簇拥着中间的马车,浩浩荡荡,小川心中带着一股忐忑,望着车后那一箱子一箱子的东西,那自然是土豆这个抗旱涝的好东西,原来老一辈家里穷的人天天吃土豆,有了这东西虽然会挨饿,可是饿不死。老一辈有人天天吃土豆,有的甚至都快成了主食。

    两侧一个个荒废的村落,其中可以看到一个个荒废的村庄已经重新焕发了生机,一个个木头,或是土房子便是堆了起来,用泥土和杂草混在一起做的房子,看起来十分简单做的也是很快,其中一个个面黄肌瘦的饥民用着别样的目光看着这支军队。

    他们不再对穿着铁甲的人恐惧,他们明白打着青州军旗号的人会给他们带来安定,带来希望,正如同他们现在的生活一般,如此,村中是一个个孩童或是青壮,他们组成阵列热好朝天的训练着,特别是孩童他们训练的尤为艰苦并没有对两侧的大军漏出什么恐惧甚至干脆逃跑避难。

    一旁站立的可能是他们的母亲,却是拿着一根藤条看着自己孩子训练,稍有不慎便是打了过去,孩子疼的哭了起来,经历过流贼天灾的人们,他们被武力强悍的流贼迫害的无家可归,受尽欺辱,自然对武力充满着向往。

    受到战火洗礼的人会比别的人群更加好站,更加渴望武力,正如同晋朝北方饥民组成的北府兵一般,他们比安逸的南方士卒更加好战,因为他们清楚的明白,没有武力的人会是什么下场会遭受何等的屈辱。

    “此地日后必然精兵辈出”小川点头说道,民风彪悍的地方往往又出精兵的土壤,不过往往出的都是步兵,因为类似弓箭手,骑兵这样的兵种需要钱才能玩得起,如此自己倒可以在这里盖个马场,弓箭之类的地方不能浪费了这尚武的风气。

    比如骑射,这在古代是有钱人才能练得东西,一匹好的战马普通百姓不要说买了,就是送他一匹他都没钱养活,古代最强的兵种弓骑兵只有地主才能练得起,在汉唐军公爵制度的催动下地主练习骑射,到了后来地主都是教育子孙读书,所以六郡骑士不在,三河骑士不在,成了一个个书香门第的文人家族。

    一个个村落间都可以听到训练的声音,或是父母打骂小孩的画面,其他地方都是因为不好好读书才去打骂小孩,此地却是不好好练武,远处却是一群十几岁的孩童稚气未脱再练习骑术,骑着小马似乎是四川马的样子。

    “这些孩童是什么?”小川奇怪的问道,看着他们的样子训练起来都是无比认真,无比凝重,一旁却是无父母看管。

    “这是孤儿!”一旁的白鹤抱拳说道,“他们父母被流贼杀死,或是死于土寇马贼,王恒先生便是与几村之间设置这般一个马场,让这些孩童练习骑射,马术。他们因为眼睁睁看着自己父母死于刀兵,训练尤为刻苦,其中还有不少战死将士的遗骨也送来这里。”

    哦!小川点头,看着他们那般凶狠的模样,道“十年之后,必然是一只强军,不过却是太费钱了”草原养马和内地养马完全不是一个成本,草原养马可以放养,中原王朝却是靠内地花钱越是多,这般一个马场简直就是一个小的吞金兽,须知,一马当食家中六口之食而亡男丁一人,一匹战马一天就要吃掉十五公斤的东西在四周只有杂草和庄家的农家可是无法放养的。

    还好有生态农场支撑,若是土豆种植起来倒是更加稳定了,待到十年之后将是一只令人望而生畏的兵马。

    “河南北方三府有民三十万户,人一百一十二万,十年时候当有十万精锐骑兵于此”白鹤说道。

    “怎么都是十年。”小川摇头苦笑,却是不想再等十年。过半年就要松山大战了。

    “公子!朝廷派的河南巡抚已经到了”一旁一名黑衣人拿着一封书信走来几人都是一愣。

    打开一看,上面周云二字,后面写的则是州廷儒的族人。如同历史上一般,周廷儒还是崛起了同样把手伸到了河南,,历史上他便是外面勾结了刘泽清这个山东总兵,现在刘泽清被自己灭了,他却是通过自己的族人掌控了河南。

    **************

    “此就是河南归德府了么?”一名穿着大红色官袍的中年人骑在马上带着一种鄙夷,他却是没有想到自己会来到这种穷乡僻壤,周廷儒让他一个一省大员来到这种穷乡僻壤,去跟一外省的总兵争斗,道“唉,这周廷儒自从入了阁是越来越不把我这个二叔放在眼里了,让我干这种苦差事”

    一旁一个管家一样的人却是对着城门上的士兵道道“河南总督来此,为何无人迎接!”周云也是生气的往前看去,总督可是很大的官了,总督一省的军政大权,他却是没有想到来到这里却是压根没有人理他,四周百姓用着陌生的目光看着这个穿着大红色官袍的人。

    不一会城门上,却是出现一群穿着铁甲手持长戈,弓箭的士兵。他们看到下面的一众人冷声道“什么人!”一把把锋利的弓箭便是瞄准了这群人。

    “瞎了你们的眼了,这是河南总督,周云周大人,快把你们这里管事的人给我叫过来”那管家冷声说道“迟了一些小心你们的狗头不保。”

    “杀了他们”上面的一个军官当即下命令,一个个弓箭手当即拉动弓箭,瞄准这群官吏,随时准备放箭结果他们的性命。还有一个个弩兵用脚拉动弓弦快速上弦。

    “不好,大人,他们要放箭!”那管家惊恐的说道,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城墙上一众北府兵在干上面。

    放箭?周云如遭雷击,不可置信的看着城墙上一众人,连忙要后撤,他们疯了么?竟然要杀了自己,道“我是河南总督,河南总督”

    “哼,总督?不是刺史,不是郡守,三公九卿也没这个职位,应该不是什么大官”小校哼了一声,想明白之后准备杀了这伙出言不逊的人。

    纯手机打完,感觉懵逼书生懵逼了,今天参加我远房妹妹的婚礼,我还要给她打伞帮忙卸车,中间要新郎跪着唱征服的时候本来要找搓衣板,没找着我就给找了两块砖头,新郎看样子还是很感谢我的。明天正式婚礼,做大桌吃饭,下午又去帮忙搬桌子一大堆事情,晚上才码了一章,刚刚冲的话费,用手机给电脑开热点,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