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华娱之闪耀巨星 > 正文 1012.以牙还牙
    “cut!”伴随着这场嘘声,聂唯微皱了下眉头,直接朝着场边的工作人员伸手,示意暂停拍摄,然后又将助理导演叫到了身旁。

    “李想,去和那些警察交涉一下,最好不要让无关人员围观拍摄,如果赶不走,也尽量不要让他们发声。”聂唯吩咐道。

    李想连忙点头,朝着帮着维护的警察那边走去。

    因为这部电影都是现场收声,所以拍摄的时候一些大的杂音是不允许出现的,更何况是那么大的嘘声,刚才那场不错的戏就因为那些嘘声彻底毁掉了。

    很快李想就跑了回来,告诉聂唯警察已经去交涉了,会让他们安静。

    聂唯看了眼场边,嘘声就是从那个方向传过来的,而那里站了大概十多个身材健硕的年轻人,几乎人手一个篮球,看到聂唯的目光时,其中有一个看着能有将近两米高的黑人还挑衅的朝着聂唯竖起了中指。

    然后聂唯就看到一名警察上前警告那名黑人,两人之前似乎还发生了一点争执,最后黑人摆了摆手,似乎退让的样子。

    “继续拍摄。”聂唯吩咐道,但是还有些担心,只希望那群警察能够把事情办好。

    拍摄再一次开始,依旧还是刚才的那场戏,约瑟夫饰演的前哨者和聂唯饰演的盗梦者一起打篮球谈心。

    “柯布,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永远站在你那边。”约瑟夫刚念完这句台词,手里的篮球忽然一滑,脱离了他的掌控,也打断了他的表演。

    本来只是一次小小的失误,再重来就好,但是让聂唯觉得很不舒服的那阵嘘声竟然又一次响起。

    站在聂唯面前的约瑟夫脸色胀红,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愧疚,还是被场外的嘘声嘘的尴尬。

    “抱歉,我的失误。”约瑟夫面带歉意,说道。

    “没关系,刚才的表现不错,记住这种状态,再来一条。”聂唯安慰道。

    约瑟夫在这场戏的表现在聂唯看来还是可以的,甚至如果不是第一次有嘘声掺杂进来,说不定一条就过了呢,第二次也只是失误在篮球这一块,但是表演和台词他并没有出错。

    聂唯看了眼时间,还有不到四十分钟。

    “抓紧时间,争取一遍就过。”聂唯拍拍手,给大家打了打劲,然后示意助理导演可以准备拍摄了。

    不过这边约瑟夫刚拿起篮球,还没等拍摄开始呢,场边的嘘声又响了起来。

    “菜鸟们,你们不配在这片球场打球,你们还是滚回家找妈妈要奶喝吧。”刚才朝着聂唯竖中指的黑人这一次不光嘘,还大声的朝着场内的两人叫嚣道。

    伴随着他的话,他的那些伙伴也发出了一阵毫不掩饰的嘲笑声,嘘声也又拔高了一层。

    约瑟夫脸色红的吓人,他自觉就是因为自己的几次失误,才引来这番嘲笑,羞愧的背后更多的是愤怒,一双眼睛满是怒火,狠狠的瞪向场边那些人。

    聂唯在一旁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被影响到了,约瑟夫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拍不了电影,看来那些家伙如果不解决掉的话,怕是今天都无法顺利进行拍摄了。

    再一次把助理导演李想叫到了自己的身边,聂唯吩咐道:“再去找警察交涉,如果他们不能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那就直接向他们的高层反应今天的情况,对了,你让罗伯特陪着你一起去。”

    罗伯特是聂唯在加拿大找的大律师,在这个国度的律法圈子里很有名气。

    由着他陪着李想去交涉,不怕那帮警察不尽力。

    拍摄暂停了,看着时间已经走过了半小时,聂唯也有些着急,已经开始在思考,如果问题不能得到第一时间解决的话,那么自己必然是要走法律程序,让当地的管理机构为此买单。

    要知道当初签订租赁场地合约的时候,就已经规定了必须保证拍摄环境安静这一条,如果对方无法保证自然就是属于对方问题。

    五分钟后,李想回来了,同行的还有负责现场警备工作的负责人。

    “聂先生,对于刚才的事情我很抱歉,接下来我保证不会在发生类似的事情。”这人一见面就朝着聂唯道歉,态度非常诚恳。

    “道歉就不必了,但是耽误的时间必须要弥补,我要求延长拍摄二十分钟。”聂唯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位负责人听到聂唯的话后表情明显有些为难,示意自己要先请示一下领导。

    聂唯一边看着警察在场边驱逐那些围观群众,一边等着这位负责人的请示结果,几分钟后,这位负责人又来到了聂唯身旁,告诉聂唯上面的人已经同意了他提出的补偿要求。

    聂唯并不觉得意外,自己提出的要求很合理,对方答应才算正常,不答应的话聂唯反倒要怀疑那帮家伙是怎么坐上那个位置的了。

    又多出二十分钟的拍摄时间,加上剩下的二十多分钟,足够完成拍摄任务了,聂唯正准备招呼一旁的约瑟夫继续拍摄的时候,忽然感觉脑后一凉,而自己面前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道格也没有想到,那帮街头的小混混竟然敢突然把球扔向聂唯。

    等到他发现的时候,那个飞来的篮球已经距离聂唯的后脑不到一米的距离了,道格除了变一下脸色之外,压根就没有办法来得及去阻止那颗篮球。

    他甚至已经想好该怎么写道歉信了,而且深深的担心,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影响到自己的仕途。

    就在他以为一切全都要完蛋的时候,一直看向自己的聂唯脑后就仿佛长了眼睛一样,在篮球就快要砸到他后脑的同时,聂唯双手迅速的举起,伸到脑后,在所有人惊恐的表情下,竟然稳稳的接住了砸过来的篮球。

    这一刻,现场所有人的表情都定格了,下一秒,道格露出了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而把球砸向聂唯的那个黑人,脸上还残留着恶作剧后的得意的笑容,可是眼神却仿佛看到了多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聂总,您没事儿吧?”

    “聂唯,要不要紧?”

    “是谁扔的篮球,还不过来道歉,没看到差点砸到人么?”

    道格前一秒还沉浸在劫后余生的狂喜当中,下一秒就已经被涌过来的剧组人员挤到了人群外。

    道格也想要了解聂唯的情况,虽然他确实看到了聂唯稳稳的接住了篮球,但万一有个意外呢,这种世界级的富豪哪怕出了一点小问题,那都将是大问题。

    尤其是看着挤在人群中那些带着相机的记者们,道格就更是担忧了,谁知道这帮家伙会怎么写。

    魁北克市民很不友好?涉嫌种族歧视?还是魁北克城市危险指数极高,富豪街头遇袭?

    道格觉得那帮记者的想象力肯定要比自己丰富,写出来的报道也肯定更吸引眼球,但这恰恰是道格不愿意看到的,毕竟现场的保安工作可是他在负责的啊。

    “那个混蛋,给我抓住他!”道格很快把目标放在了那个砸球的家伙,心想今天一定要给这个小伙子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让他明白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用他们那一套去应对的。

    在道格的指挥下,一群警察如狼似虎的扑向那个还在傻眼的黑小子,而被人群包围的聂唯则是笑着让大家散开。

    “我没事儿,真的一点事儿都没有,不信你们看,连我头发都没碰到,好了,大家快散开,正在拍摄呢,都跑过来干什么。”聂唯一手抓着篮球,一边让众人散开,不要影响拍摄现场。

    聂唯的话大家自然不敢不听,刚才围过来也是都被吓到了,尤其几个小姑娘,差点就没哭出来,毕竟那个篮球就像炮弹一样砸向聂唯,看着就很恐怖的样子。

    不过等到惊吓过后,这群女孩又兴奋的不得了,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全都是变着花的一个劲夸聂唯太帅了不得了。

    “聂唯都没回头,就把球接住了,好厉害呢。”

    “可不是,我看那球飞的好快,我都来不及提醒呢,没想到聂唯竟然背着就发现了,他怎么做到的。”

    “管他呢,我就觉得聂唯接球那一下好帅啊。”

    “砸球的混蛋就是那个吧,又黑又高的,一看就不像好人。”

    小姑娘在夸赞聂唯的同时,也没忘贬低一下一旁已经被警察扣押住的黑人小伙,不过这个黑人小伙明显不是那种老实人,再加上他也有十多个同伴,而且他还一个劲儿声称自己只是失手,警察一时间也拿这帮人没多大办法。

    “警察先生,可以叫那边那位把我的球还回来么?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球。”黑人小伙从刚才的惊讶中回过身后,便不在意了,只以为聂唯运气好。

    面对警察的严厉警告,他也摆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态度,甚至还反过来刺激警察。

    “德雷克,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误,趁现在没有人追究你的过错,你趁早给我消失在这里,不然的话……”一名警察明显认识这个黑人小伙,准确叫出了他的名字。

    只是这位警察的警告对德雷克明显没什么用,不等他话说完呢,德雷克就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打断了他的话。

    “不然怎么样?我就是失手了,再说又没有砸到人,他不是接到球了么,现在我要要回我的球难道不对么?”

    “还有你们这帮家伙,只是有钱人的帮凶罢了,这里是公共球场,我们作为合法市民就该拥有在这座球场打球的权力,谁让你们把这个球场租给那帮家伙的,我甚至怀疑你们在其中收取了那些人的好处!”

    “对!,你么你这帮家伙,在这里打球是我们的权力,你们凭什么驱逐我们。”

    “叫他们去别的地方去拍那鬼电影吧,我们不走,我们就要在这里打球!”

    德雷克的一番话引起了身旁伙伴的赞同,大家纷纷大喊着口号支持德雷克,并且站在原地不动,有些人甚至想要返回球场内。

    一时间警察和这帮人又有要发生冲突的趋势。

    “德雷克,我警告你不要挑事!”道格走了过来,目标直指德雷克,这个家伙是他们那里的常客,虽然没有犯过大错,但是平常这一片有什么小冲突,总会有这个人的身影。

    可以说这个德雷克早就已经上了道格心里的黑名单了,认为这就是一群不良少年,而且他打从心里看不起这帮从小就没接受过良好教训的家伙们,认为他们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道格先生,您还真是人如其名。”德雷克不屑的看了眼道格,他对这个很常见的家伙也是看不对眼,觉得这个叫道格的家伙每每看向自己这些人的目光里都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鄙视。

    这种目光深深的刺激到德雷克的自尊心,让他越发讨厌这个道格,越发的想要和他作对。

    这也是为什么原本只在另一个街区打篮球的他们,今天会特意跑来这个偏远地方,就是德雷克针对道格故意找茬的缘故。

    当然到了地方后,他对聂唯那群人也很不满意,尤其看着聂唯和约瑟夫这些演员,在场地中央被一群人围着‘服侍’,又是递水递毛巾,又是擦汗,他甚至还看到了有人在给这两个男人脸上涂抹化妆品。

    这让德雷克心里膈应坏了,感觉聂唯和约瑟夫这些人就像是他曾经待过的学院里那些白人家生活富裕的孩子一样,全都被惯坏了。

    道格被德雷克这句话刺激的不清,正想着该怎么收拾这家伙的时候,德雷克竟然又主动挑衅,让他们去找聂唯要回属于自己的篮球。

    “那可是我的篮球,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篮球,你明白么?还是说你们准备侵吞属于我的财产?天啊,你们果然对我们这些贫民家的孩子都不放过。”德雷克夸张的叫道。

    道格脸黑的吓人,却又没办法发作,恶狠狠的瞪了眼德雷克,示意身旁的助手去找聂唯要回篮球。

    他现在只想着快点把篮球要回来,然后快点把这帮家伙撵走。

    毕竟聂唯那边才是他要照顾的,眼前这群讨厌的家伙,根本不值得他多浪费时间,以后等他们犯错,自己自然有的是办法在自己的地盘收拾这群家伙。

    助手领命后很快找到了聂唯,听到场边那个黑人要要回篮球,聂唯还怔了一下。

    “还真是厚脸皮啊。”聂唯嗤笑了一声,没有把篮球交给道格的助手,反而拿着篮球朝着德雷克那边走去,而身旁的约瑟夫看到聂唯的举动,呆了一下后,也连忙跟上。

    两人突然离开拍摄场地中央,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见到聂唯是朝着德雷克那边走过去,更是立刻有一堆男性工作人员站了出来,跟在了聂唯的身后。

    虽然他们不清楚聂唯为什么忽然亲自走到那边,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跟在聂唯身边,一是保护聂唯,二也是壮声势,毕竟人多势众的道理大家都懂的。

    德雷克看着聂唯带着一堆人走过来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你要我手里的篮球?”聂唯走到德雷克面前大概两三米的时候,就停下了脚步,然后笑着问道。

    这个笑容在德雷克看来就是示弱,就像是他印象中那些亚裔一样,总是会退让,这让本来被这么多人围上来的有些吓到的心,渐渐变得平静下来,甚至还对聂唯有种鄙视的感觉。

    人多又怎么样,还不是乖乖把球还给我,一边想着,德雷克一边向前走,准备把篮球拿过来,甚至还在心里打起了草稿,准备再嘲讽聂唯一两句,然后再留下一个潇洒的身影,这才算完美。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刚踏出第一步,忽然看到对面的聂唯手腕一番,然后只见一抹熟悉的棕色物体朝着自己如同暴风一般的席卷过来。

    德雷克再没有胡思乱想的时间,胸口一阵剧痛让他差点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