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修真小说 > 仙界赢家 > 正文 第1889章 因果,条件
    周舒缓声道,“这些,晚辈都明白,晚辈也愿意补偿。”

    “补偿?”

    于一闲淡淡的笑,“有什么是能和仙芣苡相提并论的,得到仙芣苡,可能成就仙体,可能汲取仙界灵气,便是资质再差的人,也有很大的升仙可能,这玄黄界里,有什么能和它相比的?”

    周舒轻轻点头,“灵物中或许没有了,但晚辈有别的。”

    “没有什么别的。”

    于一闲看着周舒,缓缓道,“我有些奇怪,道友既然遇见了仙芣苡,了解到了这么多事情,为何不将那仙芣苡抢到手呢?以道友的修为,这不是什么问题吧,我不觉得有什么能够阻止你。”

    周舒摇了摇头,“晚辈并无此意。”

    “不是没有此意,是不能这么做吧?”

    于一闲颇显嘲讽的一笑,“既然仙芣苡已经成为了妖族,恢复本形必须要她们同意才行,她们不肯,你也拿她们没法,对吧?不过呢,你有别的办法……”他看着周舒,一字一顿的道,“你故意答应她们,帮她们找母亲,取得她们的信任,然后再以母亲去要挟她们,逼她们恢复原形,供你升仙,是不是?”

    咄咄逼人的气势,扑面而来。

    周舒神色从容,摇了摇头,“晚辈从没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必用她们来升仙。”

    于一闲哼了一声,“你没有,那就是我有了?”

    “我相信前辈也没有。”

    周舒依旧摇头,“前辈如果这么想,可能早就在四处寻找仙芣苡的下落了,而据晚辈所知,前辈一直隐居在重阳宫,对任何事都不问不闻,若非重阳宫遇险,根本就不会出来,而且……”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女子,缓声道,“从她身上就看得出来,前辈对待她很不错,从没有折磨过她,而且还很用心的帮助她。”

    于一闲冷冷的道,“一个妖族女子,我怎么可能……”

    周舒平静的道,“前辈不要辩解了,她的修为都快要到大妖了,一个没有任何妖族教导的天生木妖,能够到现在这般境界,完全不可能,除非是有人一直在教导她,并且让她修炼妖族法诀,你说是吧,紫道友?”

    女子不自觉的点了下头,“前辈对我,是很好,教我很多法诀。”

    于一闲嘴角抽了一下,“那只是老朽闲着没事,而且我还想从她那里得到仙芣苡的下落,不得不对她好一点,只是笼络人心罢了。”

    “前辈是很在意仙芣苡,但其实也没有太在意。”

    周舒摇了摇头,缓声道,“之前晚辈说出来的时候,前辈淡定自若,那不是故意装出来的,晚辈看得出来,前辈的心神也没有太多波动。”

    于一闲神色微凝,却没有再辩驳。

    周舒缓缓道,“前辈是通透缘法和因果的高人,既然紫玉芣苡自生灵智,知道逃走,便顺应了缘法因果,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果晚辈能有前辈的这份胸襟和高见,那就好了。”

    “呵呵。”

    于一闲不觉而笑,“任你夸上了天,但那因果始终都在,不可能避免,老朽承认,为顺应天道自然,老朽不会对已经变成了妖族的灵物动手,但这,并不代表老朽不想得到她们。”

    他沉声道,“老朽不太可能从你那得到仙芣苡的消息,但你想要带走小紫,也不可能,于家几万年的心血绝不会白费,你若想强行带走,那便动手吧。”

    “晚辈明白。”

    周舒轻轻点头,“如果晚辈就这样带走她,的确有违道理,在前辈答应之前,晚辈绝不会这么做。”

    于一闲断然道,“我也不可能答应。”

    周舒似有所思的道,“什么条件都不行么?”

    于一闲只是摇头,“即便你已是重阳宫承认的人皇,也没什么可商量的,何况涉及如此大的因果,我不可能改变。”

    “好吧。”

    周舒有些无奈的点头,朝于一闲走近几步,低声传音了几句话。

    “什么?你说什么?”

    于一闲身形一震,再无半点从容,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完全不敢相信周舒的话。

    周舒又重复了一遍,很是笃定。

    于一闲深吸了一口气,“你确定你做得到,这是当年轩辕人皇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周舒摇了摇头,“轩辕人皇不是做不到,只是时机不对,我想……如果轩辕人皇今日还在玄黄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也是这个。”

    于一闲缓缓道,“你可知道,如果你真的迈出这一步,你可能成为整个修仙界的罪人?”

    “我已经迈出去了。”

    周舒平静的道,“罪谤都是后人言说的事情,与我辈无关,我辈只做我辈该做的事情,这件事,就是当下最该做的事情,两万年了,我们修仙界已经沉寂得太久,异族大肆入侵,天道从来无眼,玄黄界日渐凋零,宗门世家不断湮灭,已是危难万分,绝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便是地狱,也要走一趟了,我不去,谁去?”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于一闲凝视着周舒,不自觉的叹了口气,“你有这样的觉悟,老朽又能说什么呢?其实你说的很是,这件事的确是最该做的事情,如果你能做到,对修仙界是大利,哪怕要承受巨大的风险。”

    周舒微笑道,“是很大,但那风险,由晚辈和荷音派一力承担便是。”

    于一闲微微摇头,心神平静下来,“能说出这样的话,佩服,后浪推前浪,老朽是真老了,换做是老朽,绝不敢做这样的决定。”

    周舒沉声道,“重阳宫如此基业,的确也不值得冒风险,前辈无须自责。”

    于一闲摇头叹息,“唉,人越老,就越是没有用处啊。”

    周舒连忙道,“哪里话,前辈实际上是越发睿智,换了其他人,绝不会和晚辈说这么多。”

    不远处的女子,看着两人,神情很是茫然。

    她完全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好像一句都听不懂的样子,但隐隐有种感觉,事情或许有了转机,也许,这三百年的等待,会有一个结果了。

    虽然她一直觉得,她再也不可能见到自己的女儿。

    于一闲对她是很好,留在身边当成弟子对待,教她法诀,但绝不可能让她离开洞天一步。

    (ps:谢谢书友20171203143032046的一直支持,感谢收藏订阅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