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言情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卷二 第九十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52)
    昏暗当中,‘铃木春心’只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用力地拍了一下。

    这让他的反应有些过大他整个人猛然地转过身来,目光如同毒蛇般一扫而过。

    这让拍了拍他肩膀的这名在前面带路的李家老师傅心脏猛然跳了跳,刹那间以为自己看见的并不是人的眼睛。

    “你做什么?”‘铃木春心’此时声音低沉,似乎还带着一些压抑的愤怒。

    这名李家的老师傅皱了皱眉道:“这位是铃木家的少爷吧?我看你们俩站着不动,想要问问你们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而已。”

    ‘铃木春心’此时摇了摇头,随口道:“只是突然下来太暗了,有些不适应而已。”

    看着‘铃木春心’的回答,一旁的‘铃木雄一’……或者说廉贞心中其实十分的清楚,八歧之所有有这样的反应,完全是因为恐惧。

    如今它自己与八歧基本上都是以灵魂的状态存在,各自凭依在了铃木家的父子身上这种凭依的对象可以随时转移,这就让它们拥有着很大的便利性和安全性。

    然而如今,才下了墓的瞬间,它们的灵魂就被禁锢在了铃木家的父子身上这等于说,它们已经成为了‘别人’的靶子。

    而且这个‘别人’,甚至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它们的灵魂封禁了起来,并且悄悄地抹去了八歧说弄出来的上百个标记。

    “难道……这守护者还是道果境的?”‘铃木春心’此时吁了口气,并且紧张地看着四周。

    “据我所知,自从仙路断了之后,神州就已经有两千多年的时间没有出现过道果境的,或者等同道界境的妖神出现。”‘铃木雄一’皱着眉头,声音略沉,“如果有,那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活到现在……仙路断绝之前?”

    ‘铃木春心’此时苦笑了一声,之前关于那人类小姑娘背后的守护者的种种猜测,看来都只是想多了系列……人家恐怕是根本不屑于动手。

    只不过……

    这到底是警告,还是别的意思?

    抹去了那些标记,同时禁锢着自己和廉贞的灵魂,除此之外并没有限制它们的行动,而此时更加没有出现揭穿……这种扑朔迷离的态度,实在是让八歧心中惴惴不安。

    它此时甚至想过,直接放弃这次行动,放弃那对它来说至关紧要的随侯珠,总之……先苟住自己的命再说: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然而这样的想法并没有持续多久……让八歧与廉贞此时再次脸色剧变的是,尽管它们的灵魂被禁锢在了铃木家的父子当中,可此刻它们竟是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呈几何级数提升着。

    不不不,不是提升着,而是自从脱离了颜无月世界之后,就一直都处于能力最低值的俩,此时分明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在疯狂地恢复!

    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

    可能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有可能也只是数秒钟的时间总之,它们此刻已经恢复了原来实力的大半!

    但,它们依然无法脱离铃木家父子的身体。

    正当这对难兄难弟惊异不定的时候,在它们的心底竟是同时响起了一道声音。

    飘渺,不真实,听过之后就无法记住这声线,但这说话的内容却如此的深刻,宛如烙印在心底当中。

    “嗯……差不多了,就恢复到这里吧,不过这只是暂时性的恢复……这一趟的古墓挖掘,就麻烦两位全程保护了。如果他们能够平安回来的话,等出了古墓之后,我会把这次的恢复度下调百分之七十,剩下的作为你们的奖励……如何。同意的话,请点点头。”

    八歧与廉贞此时瞬间对视了一样,看不见的不仅仅是对方眼中的惊喜……还有对方眼中的恐惧!

    实力的恢复并没有错,那种从身体各处涌出来的澎湃的力量,并不是虚假的,所以它们异常的兴奋但也正正因为这样,才让它们感觉到惊恐。

    没有任何的接触,四周甚至连半点的异象也没有出现……可它们的力量却说恢复就恢复,仿佛就像是凭空生成一样!

    简直就像是虚空造物,无中生有……

    “这恐怕……”‘铃木春心’此刻深呼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儿的抖,“真正的仙人也做不到吧……”

    八歧是明白的,曾经在颜无月世界窃取过部分的碎片世界权能的它,在颜无月这一小方的世界当中,也无法做到这一步,更何况是在主现世当中?

    廉贞此时沉默不语,一双目光却幽冷幽冷……它很不喜欢这种被人控制一样的感觉,这让它想起来了自己身负了贪狼星宿命的这无数的岁月。

    “怎么办?”‘铃木春心’此时低声问道。

    只见‘铃木雄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然后点了一下头。见状,‘铃木春心’皱了皱眉头,但也只得跟着,也点了点头。

    那从它们心底中泛起的声音已经消失不见了,无影无踪,让它们根本找不到来源但是它们的力量并没有因此的消退。

    至于反悔,此时凭借已经恢复了的力量,主宰全场?

    八歧还没有这么傻,那恐怖的家伙凭空就恢复了它和廉贞的力量,要捏死自己恐怕也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反悔?人家会给你反悔的时间?

    所以,以为自己能够翻盘反杀?

    不存在的。

    至于一开始铃木会的人打算抄后却打劫宋家人的装备?

    算了吧……在那份犯规的力量面前。

    ‘铃木春心’此时吁了口气,毅然地朝着阿七先生走了过去。

    ……

    好一会儿之后,阿七先生才脸色古怪地回到了张罄蕊的身边。

    这会儿宋昊然与洛邱也已经从梯子上爬了下来……张罄蕊似乎没有打算瞒着宋家这边的意思,便直接问道:“阿七叔叔,这个铃木家的少爷找你说什么了?”

    阿七先生的脸色依然古怪,看了看几人,便迟疑着道:“他说,如果路上碰到什么危险的话,可以让他们的人先上,他们会尽量地保证我们的安全。甚至,必要的时候,就算是对尸体也会帮我们安全回去……”

    “什么?”张罄蕊的小嘴微微地动了动,几乎以为自己听错。

    阿七先生此时摇摇头,不可思议道:“我也以为自己听错,但是这位铃木家的少爷真的在我的面前再三强调,我实在是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

    张罄蕊看了看宋昊然这次行动是三家合作,宋昊然是宋家的指挥,他的意见自然是会影响全体。

    “就让他们先做做看嘛。”宋昊然此时也是一脸的好奇,“就算是堆尸体也要保证我们安全……说实话,我还真是有点想要看看,他们到底能够怎么个堆法。”

    “这……”张罄蕊还打算说些什么,堆尸体这样的话题对于她来说有些遥远,但阿七先生却眼神示意了一下。

    阿七先生道:“小姐,我们静观其变吧。这铃木会的人虽然不少,但看样子像是三教九流的人物居多,装备也没有我们这边精良,就算是想要翻起什么浪,也要看看拳头大不大。”

    张罄蕊唯有点了点头,

    接下来,在铃木家父子的吩咐之下,一部分的铃木会打手被编入了前方开路的队伍当中,而作为主事的众人,这是在后方等待消息。

    如果发现了什么,并且排除掉了危险之后,才会安排张罄蕊,宋昊然,以及铃木家父子等上前查看。

    没有办法,宋昊然倒是想好好好地享受一番这种初探古墓时候,面对未知时候的刺激感,只可惜阿七先生这边,明显只是打算让张罄蕊有这样的一次经历,而不是涨这样的一次经验啊。

    “说起来,有一件事情我感觉挺好奇的,木向华先生。”宋昊然这会儿忽然笑眯眯地朝着木向华看来。

    此时,前方开路的队伍并没有回来,但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至少正面还算是安全。

    “呵呵,宋先生您说。”看过了宋家的这支部队之后,木向华对宋昊然的称呼,早就加上了尊称了。

    “你说这地图是你祖上传下来的……”宋昊然此时笑了笑道:“这么多年下来,难道你的祖上就没有想过探查一下这个墓室吗?我看这四周的环境,这儿恐怕是第一次开启的吧?”

    宋昊然这么一说,阿七先生的目光便微微地眯了起来……这个问题,早就在木向华找张李兰芳商谈的时候,老夫人那边就有考虑过。

    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老夫人并没有在几次的谈判当中提出过这个疑惑。

    因为毫无疑问,木向华送来的这幅地图的样本的碳化检验,已经证实了地图的大约年代。

    这地图是泷泽家交到了木向华手上的……面对宋昊然这突然问题,木向华除了一愣之后,愣是一时半会想不出来应该如何作答,“关于这个……”

    “呵呵。”宋昊然随口笑了笑:“木先生不用紧张,我只是随便了解一下,并没有打听你祖上**的事情,不用回答我也可以。”

    木向华此时只得尴尬地点了点头。

    宋昊然拍了拍木向华的肩膀,就随意地走开,开始游览似的打量着这逃生密道石壁上的构造。

    木向华此时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只感觉刚刚被宋昊然问话的时候,就好像是被一头狮子盯着一样。

    他悻悻地走回到了铃木家父子的身边,却发现铃木家的这父子二人,似乎从刚才开始就变得有些不怎么对劲起来铃木家的父子,这会儿居然一前一后地走在了队伍当中。

    就在此时,前面探路的队伍派人跑了回来,并且说前面发现了一个不小的墓地,里面有些东西想让大家看看的。

    在古墓当中发现的任何值得看一看的东西,都有相当的价值对于李家这样的倒斗的世家来说,值得他们这些老师傅说看一看的,自然不是凡品。

    很快,众人就跟随着这名老师傅,来到了开路队伍探索到的地方至于身后的三家人手,这是负责殿后的事情。当然,负责开路的队伍依然继续上路,并不在这里停留这就让整个探索工作的效率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而这值得让李家的老师傅惊喜的墓室,当中藏着的竟然一种世界闻名的东西:兵马俑!

    横裂成排,一个又一个栩栩如生的兵马俑,此刻就立在了这墓室的坑内,数量之多,不下上千!

    “天啊!中国紫,中国蓝!”

    当强力的灯光射入这个墓室当中,灯光照亮了这些尘封了两千年的兵马俑的瞬间,张罄蕊竟是因为激动,而小手微微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唇!

    “中国紫……中国蓝?”宋昊然怔了怔,颇为有些疑惑。

    “那是指秦朝时候的一种彩绘工艺。”回答宋昊然疑惑的洛邱。

    这会儿的洛邱很自然地走到了这墓室的坑前,蹲下了身来,伸手摸向了正下方的一具兵马俑的身体,随口道:“1979年,考古工作者临潼也打开过一个秦朝的墓地。当打开墓室的时候,各种各样的颜色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朱红、紫红、粉紫、粉蓝、黑、白……一尊尊神态各异的兵马俑军阵俨然。只不过,这绚丽的色彩仅仅只是维持了很短的时间,暴露在了空气之下之后,没几分钟,这些颜料纷纷脱水、起翘、剥落……最后才变成人们说熟悉的兵马俑的模样。”

    洛邱站起了身来,手指上似乎沾了一些什么。

    只见他的手指微捻着,“而这些消失的颜色,到底是用什么物质构成的,至今还没有定案……我们只是把它们称之为‘中国紫’,‘中国蓝’。”

    “呵……”宋昊然颇为有趣地听着洛邱的解说,这才想起来一件事情,“咦,你不是学古生物学的嘛,历史文物这一块也挺精通啊?”

    洛邱只是随意地笑了笑,看了眼张罄蕊道:“之前在你那儿借了基本书,现学现卖的。”

    张罄蕊楞了一下……那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

    “记得你倒是说过自己对古董有些兴趣来着。”张罄蕊微微一笑,忽然想起来了洛邱初次到她经营的古董店时候的样子。

    人生真的是很奇妙的事情……那时候,大概大家都想不到,会有这么的一天,一同发掘这个皇陵吧?

    “咦……还真是剥落了。”宋昊然此时皱了皱眉头。

    只见这些兵马俑身上的彩色,一块块地翘起,剥落着,就如同洛邱所说的一样但唯一不同的是,这些剥落的彩色,并不是因为空气氧化的关系!

    之所以会剥落,那是因为,此时这些兵马俑,正在动!

    它们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