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文学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二千零十六章 国事家事
    做法七日之后,荣国夫人便正式下葬,并且以王妃礼制修建墓冢,这可是非常高逼格的。

    但是在荣国夫人下葬之后,武媚娘也并未回长安,而是就住在杨氏墓边上的行宫里面,因为墓地就在京畿内,那边是有修建行宫的。

    然而,七日罢朝也已经结束,原本是皇帝应该临朝,但是一直以来都是武媚娘在主持政务,武媚娘又不回来,这就非常尴尬了!

    按理来说,身为尚书令的韩艺,应该出来主持政务,其实宰相职责就是干这事的,但是韩艺一直都在贤者六院,与那些九品院士商谈研发蒸汽机的项目,他的态度是非常明确,就是绝不会出来主持的政务,我本来也不想当这尚书令。

    凑巧的是,南海大捷的消息传回了长安。

    商人们真是高兴疯了,如今他们贪图的已经不再是土地,而是矿产,因为蒸汽机的出现,让商人们都明白,煤铁将会得到大量的使用,一个煤矿就能够胜过无数土地,最为关键的是,《海外土地法》里面明确表面,煤铁矿是完全属于商人的,只不过金银铜贵金属是属于朝廷的。

    当然,他们这些大富商也不会赶去那边,因为他们组成了一个集团,基本的分赃契约都已经在长安就商定好了。

    但与此同时,这成堆的奏章又送到李治面前,李治才过了一年清闲的日子,如今又要批阅大量的奏章,他的身体情况,已经不可能让他再像以前那样,整日批阅奏折,天天开会,其实就算他眼睛好了,他也不想再回到以前,因为他觉得临时约法的那种模式,是非常好的,大臣危及不到他的皇权,这日常政务又能够处理的非常好,朝中权力是非常平衡。

    他非常怀念武媚娘在的日子。

    但武媚娘并不在宫内,李治只能亲自出面召开枢要会议。

    两仪殿。

    韩艺率先站出来道:“陛下,如今佛逝国已被消灭,而朝廷的当务之急,是要赶紧想好办法,如何处理那一万商人由雇佣的军队,据臣所知,商人准备支付雇佣军最后一笔尾款,然后让他们回家。”

    那些人都是雇佣来的,商人要给他们吃,给他们穿,给他们钱,如今任务已经完成,商人自然不会愿意继续雇佣他们,因为朝廷也不会允许他们拥有军队,那就不如早点散了,还能省不少钱。

    李治点点头,道:“各位爱卿有何看法?”

    李绩道:“根据信函里面所言,独孤无月带去水师,多半都出现一些水土不服的情况,倒是那些从交趾、岭南雇佣来的一万军队,在战争中,表现得非常勇猛,老臣认为应该将他们编入水师,继续为我大唐开疆扩土,反正广州那边的粮食难以运送到长安来,广州足以养活一支水师。”

    李治嗯了一声,道:“司空言之有理啊!”

    这其实都是早就商量好的。

    张文灌突然道:“陛下,那些人到底都是从交趾招来的,我们对其不甚了解,完全由他们掌控南海,万一有变,直接威胁到整个岭南地区。”

    说到底,就还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儒家思想在这一点上,还是非常保守的,这也是为什么通常都是文臣对于融入外族是持有反对的意见,武将反倒是无所谓。

    薛仁贵道:“可以将那些人编入独孤无月的水师,在让他们移居元州或者广州,给予他们大唐百姓的户籍,臣认为那些交趾人当然会更加愿意成为中原百姓,而非是待在交趾那穷山恶水之中。”

    李治嗯了一声,又看向张文灌。

    张文灌道:“这倒是可行。”

    李治道:“那就这么办吧,在广州成立一支海军,维护南海的安定。”

    这其实已经商量的非常透彻,所以李治很快就决定了。

    韩艺又道:“陛下,拿下佛逝国并非难事,关键难在开发上面,要让那边生产财富,才能够造福整个大唐。”

    李治问道:“不知爱卿有何建议?”

    韩艺道:“我们中原想要彻底控制那边,将那里彻底融入到我大唐来,光凭商人还是不能够的,还得让更多的中原百姓移居到那边,如此才能慢慢融合。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通过商人来完成。朝廷可以给予适当的政策,鼓励在那边兴建酒作坊和罐头作坊,反正那边有充足的水果和粮食,而这两样都不方便运送,但酒又是百姓的必需品,如此一来,就可以减少中原粮食在酒业上面的消耗,让各地都有充足的粮食,百姓不用为粮食发愁。而酿酒技术,也不会对于国家安全和发展造成什么影响。同时,商人也会遣派许多酒匠去那边,等于就令中原百姓移居到那边。”

    李治思索少许,道:“此事就交由你们户部去安排吧。”

    韩艺道:“陛下,这个可能由户部、工商局联合制定,要更加好一些。”

    李治愣了下,笑着点点头道:“就依你所言。”其实他快忘记还有个工商局。

    刘祥道突然道:“陛下,臣以为朝廷应该赶紧将那些岛屿命名,划分行政区,如此手续上也好办理。”

    李治道:“这个你们商量之后,再呈上来给朕过目就行了。”

    刘祥道、张文灌他们面面相觑。

    李治好奇道:“怎么?”

    张文灌讪讪道:“陛下,如今皇后不在,咱们跟谁商量啊?”

    李治愣了愣,叹了口气,道:“皇后因为悲伤过度,暂时难以处理政务,朕的身体也无法兼顾所有的政务。”说着,他突然看向韩艺道:“尚书令,那就暂时由你代为处理政务吧。”

    你糊弄谁不好,糊弄我,我要答应,我就是猪来的。韩艺忙道:“微臣非常愿意为陛下分忧,但微臣是真没有这能力,也不怕陛下笑话,张侍中他们的奏章若是深奥那么一点点,微臣就不一定看得懂。”

    这个理由真是让李治感到蛋疼,都不知如何反驳,你说他没读过书,他确实没有读过书,他还真不一定看得懂,因为张文灌他们的奏章,都是引经据典,典故都不知道,怎么看得懂,于是李治又看向张文灌和刘祥道。

    张文灌也自知之明,如今国家发展,不完全是儒家那一套,他也当不了这个家,道:“若是陛下身体难以操持政务,老臣建议还是让太子出来监国摄政,毕竟太子的年纪已经不小了,而且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理应让太子得到历练。”

    他是东宫出身,当然心向着太子。

    郝处俊也道:“当初皇后出来处理政务,主要是因为陛下与太子都抱恙在身,此乃特殊情况,绝非长久之计,终究还是要让太子出来主持政务的。”

    韩艺立刻道:“臣也是这么认为的。”

    崔戢刃、狄仁杰、郑善行纷纷表示,要求让太子出来监国摄政。

    唯独卢师卦没有做声。

    李治突然看向卢师卦,道:“卢爱卿以为呢?”

    卢师卦道:“回禀陛下,臣虽然也是认为由太子出来主持政务,那是合情合理的,但是臣建议应该徐徐渐渐,先让太子参与政事堂的会议,从中得到历练,但监国摄政,臣认为可能太子的身体还无法承受繁重的政务。”

    张文灌道:“太子已经休养这么久,为何还不能出来主持政务?”

    卢师卦道:“我只是认为应该徐徐渐渐,让太子慢慢适应,若是立刻就加重太子身上的重担,怕太子一时难以承受,若是再累病了,那可就非常麻烦了。”

    张文灌、郝处俊他们相觑一眼,还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卢师卦是郎中,他们不是,他们要坚持让太子出来监国摄政,万一又累到了,那他们可负不起这责任,于是他们又再看向李治。

    李治皱眉沉思半响,道:“朕再考虑考虑吧。”

    其实他事先就知道,李弘暂时还不能承担起这重任,他自己对此也是比较谨慎,因为上回韩艺事先就劝过他,但他还是急于让太子出来监国摄政,结果导致李弘染上重病,可怜的李弘,都还不敢说出来,生怕连累父亲,这令李治心都碎了,所以他如今是不急于让李弘出来主持政务。

    当然,他更加不会让韩艺来主持政务,他只是想试探一下这些大臣,你们心中是否还惦记着太子。因为武媚娘这一次重返朝堂,与他们一起将政务打理的井井有条,配合的也是相当默契,他也想借此机会看看,这些大臣们是不是更希望武媚娘继续主持政务。

    但是结果令他感到非常欣慰,大家都没有说忘记太子,要求皇后继续主持政务,他们始终认为太子才是他们该辅助的,而非是皇后,这只是特殊情况。

    卢师卦突然站出来,道:“陛下,关于臣递上的辞呈?”

    张文灌惊讶道:“卢侍郎,你要致仕?”

    大家都非常惊诧看着卢师卦。

    李治是一脸郁闷道:“你们就帮朕劝劝他吧,朕拿他真是没有办法。”

    刘祥道纳闷道:“卢侍郎,这好好的,你为何要辞官?”

    在这一批年轻人中,他们最欣赏的还就是卢师卦,卢师卦是真正做到了,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简直就是儒家思想塑造出来的完美典范,将来他肯定是宰相。

    卢师卦点点头,道:“因为我想潜心研究医术,争取早日治好陛下的旧疾,以及让太子能够更加健康,早日出来主持政务,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这比我在朝为官,还要重要得多,不管是对国家,还是对百姓,还是对陛下。”

    李治一脸动容道:“卢爱卿,你真是唉朕。”

    论演技,别的人我都不服,我特么就服你李治。韩艺是心如明镜。

    张文灌、郝处俊他们朕不太好多说什么,要是能够治好李治的旧疾,或者能够让李弘更加健康,这确实算是对于国家做出非常重大的贡献,他们也不至于因为一个女人这么烦恼。

    李治又道:“卢爱卿,如今正是用人之际,此事稍后再说吧。”

    卢师卦犹豫片刻之后,道:“微臣遵命。”

    这事可得说清楚,无缘无故,副宰相突然不干了,这简直就是在打李治的脸,又会让这些大臣瞎猜。

    等到会议结束之后,李治并未急着离开两仪殿,他坐在矮榻上,思索了大半个时辰,突然道:“德胜。”

    “小人在。”

    张德胜急忙走上前来。

    李治道:“你派人传朕命令,让皇后早日回宫。”

    “小人遵命。”

    .

    .

    这李治的命令去了,武媚娘是不回也得回了。

    “臣妾参见陛下。”

    “皇后快快免礼。”

    李治赶紧一挥手。

    张德胜急忙走过去,搀扶起武媚娘来。

    李治见武媚娘神情是郁郁寡欢,他可也从未见过武媚娘这样子,当初跟他吵架,也是愤怒居多,不禁叹道:“皇后,逝者已矣,你可得保重自己身体啊!”

    武媚娘淡淡回答道:“多谢陛下关心,臣妾的身体并无抱恙。”

    李治道:“你与母亲大人的感情,朕是非常清楚,唉当年母后去世时,朕心中也是非常悲痛,大半年来,都不无法从悲痛中走出来,朕能够体谅你此时的心情。但是,你如今还得主持朝中政务,朕的身体还无法处理日常政务,故此,朕希望你能够早日回来主持政务。”

    武媚娘道:“陛下,臣妾目前实在是无心处理政务,何不让太子出来监国摄政,毕竟太子年纪已经不小了,而且臣妾看太子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本也应该由太子来处理政务。”

    李治皱了皱眉,沉吟片刻,道:“可是卢侍郎说,此事还得徐徐渐渐,若是突然加重太子的负担,只怕又会累垮太子的身体,不过朕会让太子出来参与一些政事,让他从中得到历练,但是太子目前非常需要你这位母亲在旁边细心教导他啊!”

    武媚娘一脸难过道:“但是臣妾如今真的无法专心处理政务,还望陛下能够体谅。”

    李治叹了口气,道:“这样吧,朕就再让你休息一些时日,但是朕希望皇后能够早日从悲痛中走出来。”

    武媚娘起身盈盈一礼,道:“多谢陛下的谅解。”顿了顿,她又道:“臣妾希望陛下能够允许臣妾暂住母亲府中。”

    李治叹了口气,道:“好吧,朕答应你。”

    其实李治也不是急于让武媚娘出来主持政务,南海问题,不是非常紧急的,他只是想试探一下武媚娘的想法,对于让太子出来主持政务是什么看法,可见他做的这一切都不是为了他自己,因为武媚娘主持政务,也不可能危及到他,临时约法还在这里,武媚娘连更换一个大臣的权力都没有,枢要大臣全都是由他亲自指派,这全都是为了太子。

    但如果换做李世民的话,就绝不会这么干,瞻前顾后的,一点皇帝的威严都没有。李世民当初对李泰宠爱有加,就完全不考虑人家李承乾的感受,这是典型的李治方式,因为他从小就顶着一座大山,这大山的名字,就叫做李世民,迫于父亲的权威,他心里也很害怕,故此一直都很谨小慎微,就养成习惯,什么事都以试探的方式前进,若遇到阻碍,就立刻退一步,然后去找合适工具,将这石头给弄走。

    武媚娘并未在宫中久留,直接去到荣国夫人府。

    武媚娘站在荣国夫人最爱躺着的卧榻前面,泪水就如同那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哗啦哗啦的掉了下来。

    她还真不是装的郁郁寡欢,荣国夫人的去世,对于她是一个重大打击,要知道一直以来,她们母女都是相依为命,武士彟很早就死了,荣国夫人不但是她的母亲,也是她的军师,是她的闺蜜,是她唯一能够倾诉所有的对象,很多话,她只能够荣国夫人说,就连李治都不能。

    荣国夫人的去世,不仅仅代表着她失去了母亲,她失去了很多很多。

    营州。

    “夫人,看来我们的任务马上就要完成了!”

    “此话怎讲?”

    陈硕真闻言,立刻站起身来。

    那少妇道:“据我们打探来的消息,悉万丹部的大酋长丹漠要求万全晟缴纳一半的钱财给部落,然后分给其它部众。而万全晟是不可能答应的,万全晟已经在秘密筹备,并且希望我们运送粮食给他们,看来他是想要取而代之,这契丹部的酋长,本也是靠实力说话。”

    陈硕真问道:“你认为万全晟又取胜的把握吗?”

    那少妇道:“我认为万全晟取代丹漠还是极有可能的,因为他们部落的穷人都被万全晟给笼络住,成为了万全晟的工人,并且生活还越过越好,而且,万全晟还与何大何部、羽陵部的商人秘密勾结在一起,他们的势力是要大于丹漠的。”

    陈硕真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道:“若是万全晟能够取胜的话,那势必会引起大贺氏的重视,这战火很快就会燃起。”

    那少妇道:“所以夫人,我们该撤离这里了。”

    陈硕真皱眉道:“暂时这里还算是安全的,我们应该留在这里,秘密观察他们的动向,可别功亏一篑。”

    那少妇道:“这一点还请夫人放心,我们的人还会继续留在这里,随时支援万全晟他们,但是夫人必须撤离到安全的地方,这是东主吩咐的。”

    陈硕真不满的看了她一眼,道:“我才是你的上司,你应该听我的命令。”

    那少妇道:“在这事上面,我们必须得遵从东主的吩咐,还请夫人能够体谅我们。”

    “那个混蛋。”

    陈硕真是咬牙切齿的骂道。